快捷搜索:

《丑奴儿近·博山道中效李易安体》翻译及赏析

《丑奴儿近·博山道中效李易安体》作者为唐朝文学家辛弃疾。其全文如下:

千峰云起,骤雨一霎儿价。更远树斜阳,风景怎生丹青?青旗卖酒,山那畔别有人家。只消山水光中,无事过这一夏。

午醉醒时,松窗竹户,万千飘逸。野鸟飞来,又是一样平常空隙。却怪白鸥,觑着人欲下未下。旧盟都在,新来莫是,别有措辞。

【媒介】

《丑奴儿近·博山道中效李易安体》是宋代大年夜词人辛弃疾的作品。此词写大年夜雨后的山光水色的黄昏景致,上片首写起云,次写骤雨,再次写转晴,是写夏天山村子的气象变更;下片是作者设想在这里生活的情景。全词浅近明快,恬淡清新,反应了作者退居上饶后,寄情山林的心情。翰墨奇丽、温婉,深似李清照词风。

【注释】

⑴博山:地名,在今江西广丰县西南。李易安:李清照,自号易安居士。她是婉约派正宗词人。她的词善于把日常生活用语,信手招来,谱入乐律,说话淡雅,格律严谨,练字琢句,意境新丽。效李易安体:效,学、仿。体,写法、风格。

⑵一霎儿价:一下子的功夫。价作语助词。李易安《行喷鼻子·草际鸣蛩》词:“甚霎儿晴,霎儿雨,霎儿风。”

⑶怎生:作怎么解。李易安《声声慢·寻寻觅觅》词:“守着窗儿,独自怎生得黑。”

⑷青旗:酒旗。

⑸飘逸:安闲大年夜方,立场自在。万千:作无限解。

⑹白鸥:水鸟名。

【翻译】

乌云笼罩着群山,溘然下了一阵大年夜雨,顿时雨止了,天也晴了。在远处斜阳照在翠绿的树上,风景标致感人,不知道画家们怎么描画的!酒店的门上挂着卖酒的青旗,可想而知,在山的那边,另有人家栖身。只要在这山光水色,标致迷人的地方,没有什么工作扰乱我,镇定地过一个夏天,就很幸福了。午醉睡醒了,见窗外的苍松翠竹,郁郁葱葱,多么僻静幽闲,心神舒畅自然。野鸟飞来飞去,和我一样的自由从容。却叫我稀罕的是:白鸢在天空往下斜看着,想要下来但又不下来;你这是为什么呢?咱们以前订的盟约还在,我是遵守归盟的,你是不是新来的?或者是另有什么话要说的呀。

【鉴赏】

此词高低阕都是借景抒怀,情景融合,写得明白如话而又清新风趣。上阕写博山道中的外景。南临溪流眺望如庐山之喷鼻炉峰,足风其景秀美。上阕头三句,写得颇有季候特征,分外是“骤雨一霎儿价”,异常形象地写出了夏日阵雨的特征。阵雨过后,斜阳复出,山水林木颠最后一番润泽,愈加显得清新秀美。“风景怎生丹青”一句,以虚代实,给人留下充分的想象空间,同时又达到了情景融合的效果。“青旗”二句,点出了酒店,交卸了作者的去处,既与下阕“午醉醒时”相呼应,同时又点出作者闲居生活认为百无聊赖。从词的意境上说,这二句把画面推向了更深一层,别有一番品格。七、八二句是抒怀,说只想在山色水光中度过这个清闲的夏天。句中流露出一种无可怎样如何的心绪。

下阕开首,写酒家周围的情况。“午醉”一句,同上阕“青旗”相呼应,“松窗竹户”当为酒家的风物。作者酒醉之后,在这里美美地睡了一觉醒来只见窗外松竹萦绕,气度萧潇洒俗,十分幽雅。这首词的高低阕在光阴上有个跳跃,由“午醉”加以过渡,从而增强了高低两阕的慎密联系。“野鸟”二句,运用传统的动中取静的写法。唯其动而愈见静。辛弃疾恰是运用了这种伎俩,把酒家的情况写得十分安静,但恰是经由过程这“静”来反衬出二心中的不镇定。紧接着由“野鸟”带出白鸥,由景入情,写得十分自然。作者用了“鸥盟”的典故。鸥盟等于隐居者与鸥为伴侣。意在注解自己决心归隐,永与鸥鹭为伴。“却怪”二句极显幽默,旧交白鸥怎么啦?觑着词人欲下不下,若即若离。因而着末三句接着问,莫非是新来变了旧约?这三句向白鸥提问,显得十分风趣,同时也体现出作者的肚量,流露出他孤独寥寂的况味。此外,这三句笔势奇矫,语极新异,令人玩味不已。

作者隐居带湖,主如果因为受到降服佩服派的倾轧袭击,若干带有一点无可怎样如何。这种随处为家的生活,并非是他所追求的。是以,他在体现一种超脱的闲适之情时,仍旧时时地流露出自己心坎的不镇定来。从整首词来看,有些句子显得自在得意,实质上是作者深感百无聊赖而自作宽解罢了。一种希冀用世的心绪,照样时隐时现的披露出来。

在这首词的弁言中,作者标明“效李易安体”,而李易安即李清照,是宋代婉约词的大年夜宗,这阐明,作者虽为豪爽派的代表人物,但在“龙腾虎掷”之外,又不乏有深婉悱恻的情调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